国际货代

快递柜深入社区搭建起综合服务平台从下游切入市场

发布时间 :2018-07-31
文字【

  据记者调查发现快递柜因为众多资本进入而成为热点。在岛城,丰巢、速递易、乐家等品牌在社区跑马圈地争抢蛋糕,并呈现出三国鼎立的势态。快递柜作为入口发展社群已然成为业内公认模式。业内称2018年将会成为快递柜寡头竞争时代的元年,从物流层到商流层“末端之战”已经点燃。
 
  家住李沧区天怡景园小区的宋女士是快递柜的拥趸,“如果用习惯了快递柜你会觉得这比送到家更好的。”这种习惯源于她对于隐私的保护,此相比于快递员的登门入室,她是更喜欢在快递柜来自取。在该社区已经建有丰巢、速递易和乐家三家快递柜,三种品牌不同的快递柜隔路相望在互拼颜值与服务。
 
  被部署在岛城的各个小区单位和写字楼内的快递存放柜,其被称为物流快递的最后100米,目前的竞争已到了白热化的程度。尤其是刚过去的双11让这些快递柜一直是处于“爆柜”的状态。
 
  在位于黑龙江路附近的青山绿水小区内,一些便利店已经成为了快递柜的“小管家”,便利店拥有了托管快递、收发干洗衣物,甚至是预约家电维修和清洗的功能。这种“快递柜+小管家”的模式是日日顺旗下社区服务品牌乐家的尝试和推广,在目前效果斐然。
 
  相比于上门的这种末端交付,快递柜成本低效率高,安全性有保障,且时间配置上更加的灵活,加之快递柜试水社区业务引发了更多的想象空间。基于这些优势快递柜行业在上半场吸引到了大量的企业和资本的入局。
 
  “玩法”和“玩家”是越来越多无疑将加剧快递柜领域的竞争和洗牌。据了解目前国内快递柜的“玩家”大致可以分为三类:电商系的主要有京东、苏宁易购;物流平台系的主要有丰巢科技、中集e栈等;第三方平台的有速递易、乐家等。
 
  其中速递易是最早抢滩登陆者,2016年末速递易业务已遍布全国79个城市,线下网点增至5.6万;与之相比,丰巢入局稍晚,但背靠快递业几大“巨头”并未显出势弱,有“后来居上”之意。
 
  2015年4月中通、申通、顺丰、韵达及物流地产业巨头普洛斯联合注资5亿元人民币创办丰巢,到今年1月,丰巢科技宣布完成A轮融资。充足的资金使丰巢发展更为顺畅。仅仅两年,丰巢在全国范围内的快递柜投放量就超出了6万组,威胁到了速递易的龙头地位。
 
  岛城品牌日日顺乐家作为海尔旗下的专业社区服务平台,背靠强大资源,今年以行业黑马的姿态脱颖而出,快速进入第一阵营,预计明年年底建设10万个社区触点网络。市场一时间如火如荼,备受瞩目。
 
  弹药充足,盈利模式尚待明确
 
  对快递最后100米的部署来说,智能快递柜的投入成本之高可以说是行业公开的秘密。丰巢物流业内人士日前算了一笔账,“目前一个智能快递柜的成本约为1.8-6万元,除柜子本身的成本外,还涉及到进小区、写字楼的租赁费。”这还没有算上后期维护、线路改造、与单位物业沟通等多个范畴的成本。
 
  快递柜盈利模式是什么?速递易快递柜企划部负责人魏先然表示,其目前的收费模式主要有五种:首先是向快递员收取派件收费,也就是快递员使用速递易快递柜投放快递时需根据快递柜大小缴纳一定费用:大箱0.6元/件,中箱0.5元/件,小箱0.4元/件;其二是用户寄件收费;其三是向用户收取超期使用费;其次是广告业务收入;最后是增值服务收入的模式。丰巢快递柜的盈利模式与速递易类似,也已开始向快递公司/快递员收取存放费用。据悉,未来发展中,还可能向小区物业收取一定平台费用。
 
  不过,通过速递易和丰巢两家对外公布的财报显示,两家公司面临同样并未实现盈利的窘境。相比之下,日日顺乐家所探索的盈利模式有些创新,目前,乐家在青岛拥有600个快递柜和650个社区触点(便利服务站),乐家确定了“社区小管家+社区触点网络”的模式,即在每个社区触点都配备了一个社区小管家,小管家的日常工作,除了给用户提供“家电服务”之外,还提供快递收发的服务。
 
  乐家的盈利模式也有所不同,除了收取快递收发的基础付费和广告费用外,乐家还开辟“社区生态收入”:自建品牌农产品,譬如五常大米、有机蔬菜等,通过快递柜和小管家搭建的“社群”进行销售。“每个柜子每月成本800元,我们目前已实现收支平衡。”乐家董事长齐云山说。
 
  快递柜切入社群抢占O2O   
 
  “当前快递柜的布局,战略意义毫无疑问大于盈利的意义。”速递易负责人魏先然说,中国快递包裹量在8年内可实现日单10亿件,智能快递柜模式未来将占到市场总量的30%-40%,“栈点”模式将占到30%左右,剩下由快递人员直送派送的占比仅30%。
 
  事实上,“通过解决快递最后100米交付痛点切入社区,快递柜获得了庞大的高粘性用户群。而作为社区服务最佳入口之一,快递柜线下设备连接人、连接服务,再延伸至社区生活服务等高度垂直的消费场景,逐渐搭建起社区综合服务平台,具备线下场景触达能力优势。”乐家董事长齐云山表示。
 
  由于快递柜广泛深入社区,在社区O2O等方面亦给人们更大的想象空间。除了以丰巢、速递易这种直接承接上游业务的流派外,以海尔等生产制造企业建立的快递柜服务网,凭借强大的客户资源以及技术能力,从下游切入市场,获客能力不可小窥。
 
  此外,随着大数据的兴起,越来越多的商家希望共享数据。比如,一个消费者在京东买了手机,在淘宝买了衣服,在美团订了外卖,在海尔顺逛买了小家电,她使用了快递柜。因此,用一个手机号就可以将所有这些行为串联起来,为客户的各种行为画像。
 
  一方面,末端智能化的竞争绝不仅是简单地为快递业末端布局,更重要的是借助快递电商包裹高频刚需,以及终极用户利用物联网智能化设备交互,建立新的线下到线上移动端平台的竞争,是新的线下线上流量入口之争,是广泛的用户服务场景之争,价值巨大。
 
  另外一方面,可以预见的是:除了物流大佬外,互联网巨头或许会参与智能快递箱行业的发展。而这本质上,是基于物联网的平台端口、信息、数据、场景等的全面竞争,实则谁落后,谁可能失去未来全新商业模式“门票”。来源:国际货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