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国际速递有限公司

真诚服务每包裹 安全护送每地方!

智能快件箱末端投递服务中心便利投递多种合作

发布时间:05-16发布人:admin文字大小:


  据获知中通快递苏州新区八分公司每天的派件量在2000件左右,主要是小区件由11个专职业务员和两个替班业务员负责派送,这样的安排可以保证每天有两名快递员轮休。公司负责人叶青向记者证实快递员每天的派件量从120件到180件不等,有柜子的小区基本上派件量都在160~180件,而没有柜子的小区派件量相对会少一些约120~140件。
 
  显然智能快件箱对于快递员派送效率的提升非常明显。记者在与多位苏州的快递员及网点负责人交流时发现柜子是他们提及较多的一个词。可见智能快件箱在苏州的普及使用相当的不错。有一个细节是派送区域内有了智能快件箱后,不少快递员对于派送路由进行了调整:首先派送有智能快件箱的小区和写字楼,随后派送上下班时间固定的写字楼和机关的事业单位,最后是派送居民社区。
 
  这样的路由设计也和派件的难易程度直接相关的:使用智能快件箱是最方便,30件快件可以在半个小时内完全放进柜子,而逐一派送入户则是至少需要两个小时以上,目前智能快件箱的使用基本上都是遵循先到先得的原则,因此快递员多半会在第一时间去抢占。单位件上下班时间固定只有在规定时间内才有人签收,社区派送时间相对宽松,因此快递员也会遵循“先单位后社区”的派送原则。
 
  当然这也并非绝对,不能一概而论。特别是在当下末端配送呈现诸多实现模式,也给了快递员不同的选择。
 
  实际上,在快递末端配送所面临的“三进”难题(进校园、进社区、进机关)中,不同的场景可以选择不同的模式来应对,这在实践中也得到了检验。比如:“校园驿站”的模式就得到了多数高校后勤管理部门的认可;在不少机关企事业单位,新设置的智能快件箱给快递员和收件人都带来了便利;在社区,便利店代收也被更多快递员和收件人所接受。
 
  据记者了解国家邮政局对快递末端服务的积极变化也高度重视,正在研究制定加强和改进快递末端服务管理工作的指导意见,引导快递企业优化末端投递方式,形成上门投递、智能箱投递、平台投递等多元末端服务体系。
 
  此外,国家邮政局还将积极推进“快递入区”工程,支持各地探索利用现有的邮政设施、收发室、信包箱等资源,开展快递投递服务。联合相关部门综合利用现有的连锁商业机构、便民服务设施、社会公共服务中心等开展投递合作。
 
  争取将智能快件箱和末端投递服务中心等设施列入城市基础设施规划,推动社区、学校为末端设施安置和末端投递作业提供便利,支持快递企业与社区商超开展多种形式的末端服务合作。
 
  末端读心术
 
  在北京送了两年多快递的小杨,使用智能快件箱的积极性就不算高。至少在记者跟随他体验末端派件的那一天里,未见他把一件快递放进柜子里。当收件人无法当面签收时,他的备选方案是把快件放到物业、前台和社区便利店。而这些代收点都是免费代收。
 
  对快递员而言,末端派送最理想的方式还是直接当面交给收件人。只有当面交接快件实现起来有困难时,他们才选择其他的辅助派送方式。这时,派送的经济账决定了他们作何选择。
 
  比如说,智能快件箱逐步采用付费使用模式,每一件快件收取快递员0.3元~0.5元不等,当这笔费用全部由网点承担时,快递员的收入不会受到影响,他们是乐意使用快件箱的;当这笔费用需要快递员本人承担,或者快递员和网点分担时,使用快件箱的积极性会大打折扣;当快递员所在区域的收件量较大,使用智能快件箱付出的成本小于节省的时间去收件获得的收益时,快递员也会倾向于使用快件箱。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快递员使用智能快件箱产生的费用究竟谁来承担,并没有一致的结论。管师傅告诉记者,这笔费用是自己和网点共同承担,但具体分担的比例,他自己也不清楚。叶青则明确表示,产生的费用由快递员先行垫付,再回公司报销。苏州中通速递网管部经理胡维也向记者证实,苏州市内各加盟网点在这笔费用的支付上也存在差异,“具体怎么操作,和网点负责人的管理理念有关”。
 
  为了了解快递员末端投递的现状,记者在快递员中发起了一个小调查,共获得有效问卷285份。在受访者中,每天派件量在100件以内的有49人,占比17.19%;派件量在100~150件的有140人,占比最高,接近半数,达49.12%;派件量在150~200件的有61人,占比21.4%;派件量超过200件的只有35人,所占比例仅为12.28%。
 
  记者设置了一道多项选择题,请快递员在“投递入户”“智能快件箱”“物业、传达室、便利店代收”和“专门的末端公共平台代收”四种投递方式中,选择更倾向于哪种方式。四种方式的得票数分别是131票、99票、130票和112票,占比依次为45.96%、34.74%、45.61%和39.3%。选择使用智能快件箱的比例最低,同时,多数受访快递员倾向于由收件人本人签收。
 
  同样是这285位受访者,他们中的152位,即超过半数表示,如果智能快件箱收费,他们会“果断放弃使用智能快件箱,选择送到其他免费的代收点或和收件人约定时间再派”;只有39位表示会继续付费使用,占比仅为13.68%;另有94位表示会视具体情况而定。
 
  在本次调查中,记者特别关注在多种末端投递方式并存的情况下,真正由收件人本人签收的快件能够占多大比例。调查数据显示:有47位快递员每天能把80%以上的快件交到收件人本人手中;收件人本人签收率在60%~80%之间的有46位,与前者比例相当;本人签收率在40%~60%的,也有69位;而本人签收率低于40%的,竟然有123位,占比高达43.16%。
 
  毫无疑问,上述数据佐证了当前快递末端投递正在出现的新情况和新变化:入户投递不再是快递末端派送的唯一方式,越来越多元的投递方式使到末端的投递形式更丰富。在这种情况下,无论是行业的管理方式,还是总部对网点和快递员的考核评价机制,甚至快递员和消费者的使用习惯都将会发生变化。来源:国际货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