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国际速递有限公司

真诚服务每包裹 安全护送每地方!

重塑物流业态融入公共服务助力物流人实现市场经济载体

发布时间:02-20发布人:admin文字大小:


  了解到两家估值超越10亿美元的互联网物流渠道卡车帮和运满满宣告合并成立满帮集团,由著名投资人王刚担任董事长兼CEO,罗鹏和运满满CEO张晖任联席总裁。
 
  在接受采访时罗鹏表示通过三个多月磨合,他发现整个进程比自己幻想的要快要好。他和张晖担任事务推进,既有独立,又互相依赖,而王刚担任满帮集团的融资、文化和战略等问题。罗鹏觉得王刚干的一件特别正确的事就是先定文化基调。这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最难的是公司文化。”在2017年底的大数据智慧交通论坛上,王刚如是说。在他看来新的集团要愈加容纳。
 
  春节前,卡车帮的年会,王刚和张晖也去了。王刚上台说,“这是我见过的最走心的一次年会。”年会上,卡车帮做了一个回忆企业发展的视频,据说王刚和张晖坐在台下,边看视频边抹泪。
 
  事务增加则是罗鹏和张晖的主要精力地点。比方规模化的增值服务,如油品、ETC等等。一个最新的发展是,3月13日,卡车帮的稳妥经纪牌照获得保监会批复公布,卡车帮也正式进入物流稳妥范畴。
 
  不久前,在一个只需王刚、罗鹏和张晖的微信群里,王刚发了一条信息,“要坚持零成见的鲜活思想,了解全部新鲜事物。”罗鹏介绍,包括自动驾驶、新能源轿车在内,公司都在坚持重视。
 
  实际上合并后的新团队也坚持着危机感。行业前两名合并,自己像是突然进入了“无人区”,伴随着兴奋感,他也清楚地感知着压力,像是两个人赛跑,如果半路杀出来一只藏羚羊,该怎么办?
 
  在接受本刊采访时,罗鹏还多了一个新身份——全国人大代表,这也是他第一次当选。在他看来这个身份代表的是贵州省大数据企业、整个我国的中小物流企业和几千万卡车司机。
 
  他的议案也与此相关。他主张助推大型互联网物流渠道实行社会责任,建立共享公共服务渠道。他以为,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的发展,终究都是要实现为“人”服务,拥有数以百万乃至是千万司机、货主会员的大型互联网物流渠道不只承担着引领传统物流工业转型升级,重塑物流业态的责任与使命,更需求实行社会责任,自动融入乃至是承担公共服务,成为助力全部物流人一起实现我国梦最鲜活的市场经济载体。 
 
  以下为罗鹏的采访整理:
 
  合并后通过三个月的事务划分、人员交融、安排重组,这个进程远远比我幻想的要快要好,从最开端有点小为难到现在发自内心的去赏识对方。我们能够不再谦让,随时能够沟通,这是特别大的进步。
 
  我们自己叫双屋顶的合并。没有合并之前,卡车帮在线下干得更多,运满满关于线上有更好的理解。更重要的是,我们这两个团队确确实实对这个梦想够坚决,本身这个局也够大,工业够杂乱,所需求做的方向够多,让我们互相都有足够的空间,我们感觉互相都有了支撑。
 
  我多了一个帮我干活的人,张晖也多了一个帮他干活的。事务现在是我跟张晖在推进,王刚解决融资、文化、战略节奏的问题。至少到目前为止,不能说很嗨,但渐至佳境。我觉得王刚干了一件特别正确的工作,一开端就定了文化的基调,我们现在有四个心:公心、设身处地、匠心和高兴。
 
  讲人和公司的联系就是要有公心;人和人的联系要设身处地,和客户设身处地,和同事设身处地;人和工作的联系,应该去做到极致,有匠心;你和你自己的联系,要高兴。
 
  上一年12月20日的智慧交通论坛上,王刚第一次讲文化基调,一下让大家有了一起的地基。我觉得王刚同学是all in的。我相信这三个月(的发展)也超越了王刚的主意。我们三个人之间的信赖程度和赏识程度是到达了一个相对比较高的高度。这三个月傍边,我们互相(的调整以及展示出来的洞悉和胸襟)或许都超出对方的期望。当然困难未来还很多,可是从团队来讲真是比较走运。
 
  增量从哪里来?我们现在的中心是现有事务的增加,我们得证明这个安排能够产生增量。我们会不断问自己,增量在哪里。
 
  司机跟货主的数量短期内不会有颠覆性的增加,至少70%-80%司机现已覆盖。有些是合同车辆有固定货源,这时分不能够靠车货匹配覆盖,得靠油、ETC等覆盖。
 
  合并后第一个增量,我们会把车货匹配做的更深更广,让用户从无到有,从低活泼变成高活泼,我们也有机会把精力放在用户体会改进上。比方油品事务拉新的时分,其中有1/3不是我们车货匹配用户,这意味着还有更多的场景需求拓展,还有盲点。
 
  第二个增量来自于现在进行的规模化增值服务。
 
  本来没合并之前,两边为了抢客户有一些很剧烈的竞争手段,其实会让用户体会受伤害。以前比方一个四川司机,跑湖南、湖北再到江苏、浙江,必定会装两个APP,而要为ETC去充值,只能通过卡车帮。
 
  我们合并最大的价值,是让我们站在另外一个视角格局去看这个生态。我们未来必定不只仅是车货匹配,它将是整个物流的基础设施。
 
  我们期望卡车司机只管开好车。关于卡车司机来讲,难免会有交通违章,现在要去交罚款,要么花钱找代理,要么自己打车到市中心去交罚款。我们上一年跟贵州交警协作,做了代交罚款的测验。
 
  我们也开端做互联网+车管家,过去是贵阳车就必须回到贵阳年检,现在全国检测机构国家现已打通,各地认定的检测,通过我们的渠道传上来,政府来认可就好了。我们今年也会更大力度地去推进这些事。
 
  这件工作上我们没有太多的商业诉求。我们商业上仅有的考量就是用户粘性,让用户觉得全部需求都得到满意。中长途卡车的刚需,除了车货匹配就是公共服务。
 
  但要把政府部门都接进来,工作量挺大,尤其是把数据要放到一个创业公司的渠道上挺难。我的主张是,在党委政府的领导下,在合法合规的前提下,国家应该助推大数据和互联网的渠道。我们不必定要获取这些数据,我能够帮你导流量,数据仍是你的,我们只需有这种服务才能就好。
 
  合并的价值是它给我们带来一个能够去揣摩事务的相对安稳态,一个做经济建设的时刻。
 
  合并最大的价值,就是两边一起推开了过去靠你自己力量根本推不开的大门。我们现在开端揣摩用什么样的稳妥产品能让用户接受,开端跟稳妥公司协作设计稳妥,根据碎片化的数据反向推出人的行为形式,这都是极端有价值的细活。
 
  我们的数据在清洗之后,和国家大数据相加在一起,来接受一些智慧物流的项目。上一年12月底,我们聘请了美国西北大学的聂宇教授。他是全球做算法优化、途径优化中最牛的人之一。他的算法和我们的数据结合起来,推进真实意义上的数据应用。
 
  我们内部的困难在宣告合并前就消化掉了,现在面对的更多的是外部压力。我们有了更大的空间和舞台,站的更高,看到的东西就更多,面对的不确定性会更大。
 
  王刚前两天发来一个信息说,“坚持零成见的鲜活思想,了解全部新鲜事物,信息源头在不断改变,经验有时会带来障碍。”
 
  短短几个月,我们不或许那么快把全部外界的环境都整理清楚,但我们最重要的是构建了这种敞开的心态跟安排形状,在未来遇到改变的时分有才能去应对。就像无人驾驶、新能源轿车,我们都在考量,是我们战略布局傍边的要点。我们重视很长时刻了,但现在我们仍是在学习。
 
  合并后肯定不是1+1等于2,而是大于2,不然就不用合并了。因为它产生的格局不一样了,最简单的例子,我们现在去任何一个ETC的发卡方谈,我们就是唯一。
 
  行业前两名合并后进入无人区,我相信对于大多数人来说,首先肯定是兴奋。无人区有两种表达,一种是发现天花板更高。还有一种就是我们这群人的内心很清楚,不知道谁会从另外一个跑道跑到这来(超过你颠覆你)。
 
  就好像两个人在赛跑,我比你跑得快,突然杀出来一个藏羚羊。我觉得满帮要时刻保持着零成见的鲜活思维,这个是我们能够面对未来的最核心的要素。来源:国际货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