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国际速递有限公司

真诚服务每包裹 安全护送每地方!

补贴政策调整影响新能源物流车行业增长态势引担忧

发布时间:02-19发布人:admin文字大小:


  根据国家发改委联手正式颁布《关于调整完善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财政补贴政策的通知》,这个网传已久与备受关注的2018年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终于尘埃落定。尽管此前已有各种版本的《通知》草案流出,业内也对补贴退坡调整提前已有心理准备,但是当《通知》发布,很多整车企业还是感到有些难以接受,尤其是补贴退坡幅度最大的新能源物流车行业。
 
  从《通知》能够看出本年新能源轿车补助方针的总体思路大部分如风闻所言,技能要求大幅提高,补助金额大幅退坡。其间,对乘用车的措辞是“调整优化”,即补助有升有降,鼓舞技能水平先进的产品;而对客车和专用车的用词则是“合理降低”,如果按上限对比,不计调整系数,专用车的补助退坡急剧缩水近40%。
 
  事实上,纯电动物流车是专用车领域新能源化的急先锋,即使从整个车市来看,近年来呈现“井喷”态势的纯电动物流车都算得上是一匹绝对的黑马。从2013年约2000辆的商场规模,一路飙升至上一年的14.8万辆的销量,不只京东、菜鸟网络、国美、唯品会等大型电商,以及顺丰、“四通一达”等快递巨子纷纷大批量采购纯电动物流车,各大车企开始也纷纷涌入这一充满活力的商场。
 
  不过,一位业内人士通知记者,遭到资金压力的掣肘,上一年底纯电动物流车商场已闪现疲态,原本期待本年会有利好方针出台,成果《通知》下发,犹如当头棒喝。
 
  “主要是补助退坡起伏太大了。”上汽大通南京轿车有限公司新能源轿车负责人杜巧生感叹道,2018年中央财政单车补助上限从2017年的15万元降至10万元,下降起伏为33%;三段补助规范(30kWh以下、30~50kWh和50kWh以上)从2017年的1500元、1200元、1000元下调至850元、750元和650元,分别同比下降43%、37.5%、35%。“也就是说,曾经能拿到14万元补助的车型,到了2018年最多只能拿到8万元,一会儿就少了五六万元。”他说。
 
  “与此同时,新政还设置了一个过渡期,对于乘用车和客车来说过渡期能起到缓冲的作用,但对于物流车商场而言,则应该叫做冷冻期。”某商用车企业负责人黄靖(化名)吐槽道。《通知》显示,新政从本年2月12日起施行,2月12日至6月11日为过渡期。过渡期间上牌的新能源乘用车和客车依照2017年对应规范的0.7倍补助,新能源卡车和专用车则按0.4倍补助。
 
  细心对比不难发现,对于大部分纯电动物流车来说,过渡期的补助力度反而比新规范还低。对此,黄靖表明很不理解,“难到过渡期的设置不是为了让行业平稳过渡吗?如此一来还不如比及6月后再卖车,照这样下去,本年上半年整个商场的销量必定呈断崖式下跌。烦请《中国轿车报》牵头帮咱们跟部里确认下,这个方针究竟怎样解读,要真是这样,本年真的是没法干了!”
 
  除了补助金额大幅下调,新政对纯电动物流车的技能要求也有全方位的提高。《通知》规则,纯电动卡车、运送类专用车单位载质量能量消耗量(Ekg)不能高于0.4Wh/km·kg,对0.35~0.4 Wh/km·kg(含)的按0.2倍补助,对0.35 Wh/km·kg及以下的按一倍补助。
 
  “0.2倍补助真的是太少了。事实上,新政就是要求车企将Ekg上限值从本来的0.5 Wh/km·kg下调至0.35 Wh/km·kg。对大部分企业而言,仍是有些难度的。”杜巧生指出,新政中还有某些细则没有告知清楚,就是Ekg值测算的质量规范究竟是半载仍是满载质量?这个细节的影响可不小,许多企业都感到比较困惑。”
 
  在记者采访过程中,多位业内人士均以为新政的技能门槛确实有些高。在黄靖看来,高技能规范不是企业达不到,而是抛开价格谈质量有些不切实际。如果将车辆技能水平提高到新政的要求,还要确保新能源轿车和传统燃油车价格相等,那整车企业的成本压力会非常大。
 
  “曾经新能源补助车型主要以乘用车、公交车、轻客和物流车为主,但自2016年补助方针调整后,轻客因为补助退坡起伏较大,技能规范要求较高,使其销量遭到了很大影响。现在,新政的推出,或使新能源物流车的发展也被迫‘熄火’。”黄靖以为,与新能源客车商场已取得不俗成绩相比,新能源物流车尚在起步阶段。当下劲头正足,也是资本商场和整车企业适当看好的领域,如果就这么“被熄火”,岂不是错过了发展良机?
 
  据黄靖预测新补助规范施行后,新能源客车、卡车和专用车的商场表现不会太理想。这种情况下,本年新能源车市增幅的重担将落到乘用车的肩上,但它能完成如此重担吗?“国家提出的战略方针是到2020年,新能源轿车的产值要达到200万辆,意味着每年的增幅不能低于50%。2017年,中国新能源轿车商场虽然完成了50%的增幅方针,但随着2018年补助新政的施行,新能源轿车的增加态势着实令人担忧。”他说。
 
  虽然对于新能源轿车补助新政的质疑声不断,但其亮点也不容忽视。新政中对一直以来掣肘新能源轿车运营商的3万公里条款作出了调整,不只将要求降低到2万公里,车企还可在车辆销售上牌后先申请拨付一部分补助资金,这无疑将大大缓解整车企业的资金压力,有利于整个新能源轿车产业链的发展,仅仅可申请的补助份额《通知》中并未说明。
 
  北汽福田轿车股份有限公司工程研讨总院副院长王可锋以为,新政总体上对行业是有利的。曾经许多企业生产纯电动物流车是以补助为导向的,现在随着补助逐渐退坡,意味着产品有必要在运营过程中发生价值,才能被用户认可,这就倒逼车企有必要加快技能晋级,注重产品质量、效劳及运营形式,回归正常竞赛轨道上来。这种情况下,还加速了一些低端产品的淘汰。“另外,虽然补助逐渐退坡,但国家和地方会出台其他方针推动行业发展,比如路权开放,要知道,在许多城市中,路权是花钱都买不到的,对于新能源物流车而言,路权比补助更重要。”
 
  不过,杜巧生对此还是有些担忧。他告诉记者目前路权的利好短期内还没看到,总体感觉还是压力更大。眼下很多企业的策略是,上半年将战略方向从物流车转向专用车。黄靖则告诉记者上半年什么也干不了,企业准备抓紧时间练内功,以及进行信息化改造和生产品质提升等工作。来源:国际空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