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国际速递有限公司

真诚服务每包裹 安全护送每地方!

国通总结阶段发展启动改革优化资费调整架构

发布时间:03-14发布人:admin文字大小:


  在全国快递业务量快速回暖的情况下,国通却从去年单日百万票快件跌至四十五万票水平,这不由得让人猜想曾经以CCES“救世主”形象入主的红楼董事局主席朱宝良,会不会迎来其41年商场生涯中的一场惨败?
 
  随着朱宝良坐镇国通总部并一杆子插到大区和省公司调研座谈现场办公,并打出战略大转身、运营大改革、架构大调整等一系列重拳,这又成为了国通快递吹响反攻号角、决定生死存亡的决战时刻。
 
  面对记者朱宝良依旧是不容置疑的自信、淡然与笃定,“2012年我信心很足,现在还是很足!请大家放心,我们会负责到底,国通决不会给政府添乱,我们会进行改革并会活得很好!”
 
  “我不差钱,我们也不欠人钱!”没等记者提问,朱宝良主动提起了“欠费风波”。他说,在部分区域的干线运输环节,国通并非直营,而是与第三方干线运输企业合作,有的企业则将业务二次外包给更小的运输企业或者个体司机。运输费到款期一般是3~6个月,但个别干线运输企业经营不善,造成了个体司机的心理恐慌。“一些人就跑到总部理论,实际上与我们并无直接的合同关系,而且也没有超出合同约定的打款期。”
 
  回顾四年半的快递生涯,这位个性老总坦言快递与过去从事的很多行业都不一样,自己没有足够重视这个行业,没有亲自管。特别是2016年由于家庭原因没有过问快递,“我认为我的角色是投资人,他们要钱,我就打钱。”
 
  在朱宝良看来一些人寄生在国通网络上赚钱,而不是真的要把快递干好,自己反腐败还没有成功,甚至从红楼集团调到国通的一批人也被同化了。到底投了多少钱?
 
  “整个现金下去40多亿元,其中20亿元左右是购置场地。”朱宝良强调,通过持续地夯实底盘,国通骨干网络和重要节点是很强健的。
 
  “这些资金全部为红楼集团自有资金,从始至终,我们没有一分钱贷款。”与很多同行依靠风投、股市“输血”不同,国通坚持全部使用自有资金发展。
 
  伴随着“风波”的愈演愈烈,国通也拉开了变革序幕。朱宝良回归位于上海松江区的国通总部,听取主要高管汇报,召开部门经理以上的管理层会议,首先让总部管理者吃下定心丸;发起“五省联动”改革,号召实力最强的江苏、浙江、安徽、江西、上海四省一市带头提升时效和服务质量,实现“质”“量”齐升;朱宝良带领总部管理团队赶赴湖南长沙召开华中区域六省联动会议并现场办公,增强中部区域总经理、管委会以及网点代表的信心。
 
  与此同时,根据国通提供的资料,其还在多个方面启动大刀阔斧的改革。
 
  1、优化资费。包括面单优惠、免收省内中转费、面单与派费分离等。“这方面,我们计划再投入5亿元。”朱宝良说。
 
  2、调整架构。在营运、网络、客服、人资四大板块推出垂直管理机制,并将全国分为六大片区,总部管理人员对片区内直营省公司进行指导和管理,直营省公司对各个垂直板块有监督、建议的权力,共同提升管理水平,全国快递业务服务末端网点。
 
  3、股份制改革。高管、中层以及职工可通过带资入股、奖励期权、送干股等方式持有国通股份,省区网络与总部置换股权,实现企业与员工、总部与分部利益的一致化。
 
  “这几天件量在回升,改革举措已经见效。”朱宝良说。
 
  作为全国快递业务商人56岁的朱宝良无疑是成功的,从摆地摊起家,到建立一个涵盖百货、商贸、房产、宾馆、旅游、饮水和快递等诸多板块的庞大商业帝国,跨界一个又一个领域几乎不曾失手,2006年便登上了富豪榜。
 
  “十年前是‘拍脑袋’,幸运的是每一次都拍成功了,十年后要‘换脑袋’。”朱宝良透露,今年红楼全集团改革,所有班子成员全部免掉,包括自己,也只是老板。“人要么拿钱走掉,要么去下面的实业,集团没有干部,新班子正在组建。”
 
  而对于国通快递则是要坚定地“打开城门拆围墙”。这里包括两层含义,一是要广纳各方面人才,二是允许对接社会资本。
 
  朱宝良说,自己以前从来不接待资本,甚至早期用2倍价钱回购过其他公司持有的国通股份,但现在可以谈。“之所以要引入资本,并不是差钱,而是期望换脑发展、共赢发展。”
 
  一位商海里打拼了41年的商人,显然不会把命运寄望在他人手中。朱宝良还透露未来国通既不会走顺丰的路,也不会成为“通达”,而是要利用几年来重金打造的国通网络搞颠覆式创新,自己有品牌、有许可、有资金,不会让大家等待太久。
 
  “一个人要经历多少回失败才知道成功的味道。”朱宝良始终不肯透露何谓颠覆式创新,只是说“一切都在手机上”。来源:全国快递业务